1998年7月启用的香港国际机场,位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新界大屿山赤鱲角,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全球旅客最爱的中转地之一。超过100家航空公司每天在机场营运约1 100班航机,前往全球220个目的地,每年客运量超过七千万人次,货运量约452万公吨;香港国际机场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货运枢纽,以及全球最繁忙客运机场之一。

19年来,香港国际机场一直坚守“安全、营运效率、顾客服务及环境”四大原则,先后超过60次获选为全球最佳机场,对维持香港的亚洲国际都会地位有着举足轻重的贡献。

2012年,香港国际机场承诺致力成为全球最环保的机场,这是全球首个同类型的承诺。机场竭尽全力,在各个运作范畴达至卓越的环保表现,机场管理局量度香港国际机场的环保表现,并与世界各地其他枢纽机场,及在环保方面领先的各国机场对比之后,积极制订、推行多项创新环保计划与策略,最佳环保目标及全面实践,以尽量将机场对环境的影响降至最低,力求营运一个更环保的机场。

除了在节约电能,污水处理,消除等噪音方面做出努力外,机管局对无法直观展现的空气质量问题也非常重视。机管局在机场范围内设有两个空气质量监测站,并在机场以北数公里的沙洲设立了第三个监测站,以持续监察户外空气质量此外,香港科技大学环境研究所亦进行了机场运作空气质量研究,对空气中所含颗粒物进行定期检测分析,以助机管局监察区内的空气质量及减少污染措施的成效。除了户外空气污染的严防死守,香港国际机场客运大楼及各项设施当然也在空气质量监测的范围内,机场管理局致力于为旅客及机场员工提供舒适健康的室内环境,务求让旅客享有称心满意的旅游体验,并积极减低所需能源消耗。

在室内空气污染处理上,再次与香港科技大学的空气污染防治专家詹嘉慧博士合作,运用香港科技大学所研发的最新空净技术,将香港国际机场离境大厅的吸烟室打造成领先于各国知名机场的“净烟室”。

何为“净烟室”呢?原来,早期的香港国际机场离境大厅吸烟室一直是机场管理局颇为头疼的一处设施,吸烟室是为了方便隔离吸烟旅客和普通旅客并不可少的一个配置,但由于机场颇大,处于内部的吸烟室无法及时通风换气,吸烟室内累积了大量烟雾微粒,吸烟室烟灰缸所使用的静电净化系统只能消除一部分烟雾微粒,还有为数不少的烟雾微粒和烟味由缝隙泄漏至离境大厅的公众空间,让不吸烟的普通旅客被迫吸入二手烟,受到焦油和尼古丁的侵害,造成嗅觉和心理上的不适,严重影响了旅客对香港国际机场的观感。机场管理局将此问题托付与香港科技大学的空气污染防治专家团队,由詹嘉慧博士根据机场吸烟室的特殊需求,位置,面积,装潢等,特制数台NCCO氧聚解空气处理系统。此套系统超越了【空气净化器新国标】的标准,在洁净空气量,净化效率,累积净化污染物总重量,能效等级,噪音控制上均有惊人的表现,远远领先于现有的其他空净技术。NCCO氧聚解空气净化系统内设的氧聚解反应层能够即刻捕获与吸附空气污染气体及颗粒物,通过机内活氧发生器释放活氧,在NCCO的纳米环境下,通过几毫秒的催化便可将有害气体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处理过程无有害物、无臭氧残留,绝不造成二次污染;多面进风的双涡轮增压设计优化风道,减少杂音;更为优越的是,这套系统无需像普通空气净化器一样需定时更换滤芯,最大限度的做到了节约耗材。在安装应用了NCCO氧聚解空气净化系统后,就算同时多人于吸烟室中吸烟,空气中的颗粒物及烟尘也能被快速消除殆尽,空气质量甚至超过星级酒店。因此,香港国际机场离境大厅的吸烟室也就变成了现在的“净烟室”!

由机场管理局大力实行的一系列针对空气质量的环保举措已颇见成效。目前,香港国际机场的海天客运码头、北卫星客运廊、一号及二号客运大楼,已获环境保护署颁发室内空气质量「良好级」检定证书。香港国际机场得到每年数千万往来的旅客交口赞誉。

由于现今生活水平提高,普通民众对空气污染所造成的健康问题愈发重视,很多家庭对于这样一款净化效果可达医疗级别的家用空气净化器有着迫切的需求。詹嘉慧博士团队应市场所需,将原用于工业与医疗的超高效大面积空气净化系统加以改良,设计出适用于家庭及办公环境使用的b-MOLA空气净化器。除具备一切工业与医疗型号的净化器同样的优势外,家用型号还有着时尚简约的外观,能够与任何风格的装修都完美融合,目前已强势登陆内地市场。

© 2020 by RHT Industries Limited